今天是:
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
首页 > 文化网 > 文化资讯

动画摄影师王世荣——光影里的“魔术师”

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1日17:14:16来源:中国青年报编辑:付琳 放大 缩小 默认

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逝者

光影里的“魔术师”

王世荣的名字被印在国产动画片的片头里60多次,这是他一辈子都没能离开的地方。

在这里,他曾经拍摄出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等水墨片中深浅晕染的效果,也营造过《大闹天宫》中金碧辉煌的灵霄宝殿、神秘变幻的龙宫。《天书奇谭》《九色鹿》《舒克和贝塔》,他和他的镜头一起在各种奇妙世界里随意穿梭,把许多70后、80后、90后,甚至是60后的童年,一起“困”在了里面。

他是我国第一代职业动画摄影师。在数字技术广泛运用的今天,可以轻而易举实现各种特技。可在没有影视后期软件和数字特效的年代,动画影片里的光影效果和特技要通过摄影环节实现。

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(以下简称美影厂)的许多同事看来,王世荣“不爱说话、低调、干什么事都是独自做,连助理也不要”,他从不主动与人说起他拍过的片子,偶尔提到工作,也是三言两语带过。直到他7月16日去世,他的亲戚、照顾了他6年的养老院护士,才知道他曾“有那么大的贡献”。

67年前,20岁的王世荣通过了考核,进入美影厂工作。他被分配至描线上色组,因为当时动画片组处于草创期,影片制作任务不多,有充分的时间供大家接受培训、自学提高。也就是在这一时期,王世荣迷上了摄影,还买了一台二手照相机。

影片《骄傲的将军》拍摄期间,摄影人手不够,王世荣被拉去做摄影助理,后来被正式调入摄影组。

1959年,中国各行业都处在“技术革新”的热潮,加之创作人员一直就有将水墨画融入动画影片的愿望,又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陈毅的鼓励,美影厂便组织骨干力量进行水墨动画试验。

传统动画影片运用单线平涂的方法,一个动画形象的一帧动作画在一张厚度只有几十微米的透明片即可。

而对于水墨动画,每个动画形象都要根据其颜色和墨色浓淡分层,再将不同浓淡的层次分别画在不同的透明片上。其难度体现在描线上色、摄影、后期制作等各个方面。最终在钱家骏等人的努力下建立一套水墨动画的拍摄流程。

作为摄影师的王世荣和游涌昼夜不停地进行了上百次的试验。他们要逐层拍摄每一张透明片上不完整的层次,再将其合摄成一个完整的形象。

《小蝌蚪找妈妈》里的金鱼,往往需要一一拍摄五六张透明片,每一张分别画着金鱼身上的一个部分,拍摄时将这些部分的位置调整得丝毫不差,就展现出了一只金鱼的画面。同一画面里的其他金鱼、蝌蚪、水草等也这样拍摄完成后,一帧的画面就算完成。按照不同动画形象的动作设定,逐个拍摄12到16张画面,连贯起来才构成了《小蝌蚪找妈妈》里1秒钟的动画。

正是这样繁复的程序,大大延长了水墨片的制作周期。美影厂运用这种方法拍摄的、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水墨片数量最终停留在了4部。

王世荣那时吃住都在美影厂,每天就伴着心爱的摄影台入眠。他觉得很快乐,还说自己“沾了摄影机的光”,因为保护机器的需要,工作室里一年四季都开着空调保持恒温。

也因此,他比别人有了更多的时间钻研动画特技。王世荣的挚友刘学敏回忆,在一个个除了蝉鸣声和狗叫声,就只有呼呼风声的夜晚,整个美影厂只有摄影室的灯经常亮到深夜,甚至天明。在这长夜里,王世荣奇思妙想地设计出了各式各样的特技表现方法,用一双巧手变换着光影的魔术。

其中最富盛名的便是《大闹天宫》。根据导演的要求,烟云缭绕、时隐时现的天庭和碧波荡漾、宝光闪烁的龙宫是表现的重点。而这些内容是此前中国动画完全没有表现过的,在摄影技巧方面也没有任何参照。

经过日夜试验,王世荣决定用大量彩色光、局部光烘托,表现出灵霄宝殿的奇幻和奢华。表现晶莹闪烁的斗拱和匾额时,要覆盖上一层黑卡纸,镂刻出斗拱和匾额,对其进行重复曝光,着力体现特殊的色彩和亮度效果。

为了实现龙宫水波荡漾、神秘莫测的感觉,他还带头制作了一种独特的“水纹玻璃”。用胶水在玻璃表面画出水波的纹路,拍摄时分层置于描画着卡通形象的透明片和背景画面之前,经过专门的摄影技巧处理就形成了略带模糊和变形的波动效果。为了不干扰镜头画面中的视觉焦点,水纹玻璃也要根据每个镜头的构图和角色表演特点量身定做。

王世荣生前的同事、影片《黑猫警长》的制片印希庸评价他,“将摄影工作做到了极致,是一位国宝级的人物。”

一位70后的观众说,每次看到王世荣的这些影片,就能一下子把她拉回到那个物质贫乏、缺少娱乐的年代,就能想起守在黑白电视机前儿时的自己。儿时的记忆大多模糊,唯独这些优秀的动画片让她刻骨铭心。

进入21世纪,数字化的浪潮轰隆隆地打过来了,王世荣这些“老同志们”也陆续到了退休的年纪,即便他们把卡通人物拍得再生动,也比不上软件制作的速度了。

“告老归家”的王世荣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,他有时和老友们小酌,有时背着相机到处拍拍,或者跟远嫁香港的女儿通个电话,可更多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待着。

临终前两天,他和刘学敏通了49分钟的电话,除了要请老朋友们吃烤鸭之外,他最惦记的,是那两本密密麻麻的、记录着水墨动画的拍摄手法和技巧的笔记,他反复感叹,“交上去参加评审的笔记怎么就不还给我了呢?”

王世荣一生都在与光影打交道,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每一帧画面的问题,可以用灯光掩盖掉透明片上指甲盖留下的轻微划痕,却对数字技术下几百集的动画片里快速切换的镜头感到迟钝。

和他同时代的、那些耗了一辈子在动画上的老同志们渐渐离开了,还活着的人不断减少,凭着手工技艺制作的水墨动画片、剪纸动画片、木偶动画片数都很少变动。

实习生 刘如楠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 

免责声明:

1、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及时处理。邮箱:zmdrbwz@163.com

2、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、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,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。